中文版 | ENGLISH 

搜索
>
>
>
中国不锈钢行业

中国不锈钢行业

浏览量

【引言】尽管中国的不锈钢产业的起步较国际上晚了近40年,但凭借国人锐意开拓的精神及创新、发散的思维使得中国不锈钢产业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不锈钢产能、产量全球第一大国的地位已是无可撼动。而事物的两面性是客观存在的,台风来了,猪也会飞。中国不锈钢产业的快速壮大,是因为迎合了过往经济的发展趋势及人民生活水平的要求,当前,在巨大的产能亟待释放的情况下,却遭遇了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境遇,曾经的规模化优势如今似乎已经成为了累赘,铬铁、镍生铁、电解锰、不锈钢……概莫能外,我们是感叹中国的不锈钢产业是生不逢时?还是认知为这是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现象?同时,它又将会走向何方?

   技术推动是不锈钢行业发展的一大标签,围绕原料的供应、生产效率的提高、生产成本的压缩等方面的技术革新可谓日新月异,尤以近10年的发展过程中表现得更为深刻,且革新的步伐也越加频繁。技术的革新成就过一段行业的辉煌,却并非是一劳永逸,如今,即便装备了领先技术的钢企却同样面临困境,且未能看到任何可挣脱的迹象,这就说明行业已经是内伤了。是什么造就了内伤?又会有什么手段去疗却内伤?对此,我们做一番回顾与展望。

   一、不锈钢技术革新频率越发加快

   1、功高至伟的国产镍生铁

    众所周知,镍铁并非中国的发明,但利用低品位的红土镍矿生产镍生铁(Nickel Pig Iron/NPI)则是中国的首创,其诞生之于中国不锈钢业的意义不亚于力学界砸中牛顿的那个苹果,它的存在为缓解中国不锈钢生产规模化过程中对镍原料需求高速增长所带来的限制提供了一条捷径,同时将镍资源的供给规模扩大、成本压缩、生产周期缩短,从成本、生产周期及通用性来看,精炼镍较镍生铁升水有其合理性,但镍生铁中免费铁的存在就让精炼镍的升水机制受到了挑战,甚至是反转,毕竟中国的镍消费中不锈钢行业占据了80%以上的份额,因此精炼镍的通用性优势就无法体现,相反镍铁生铁中的免费铁优势更为明显。基于上述的优势,镍生铁从2005年在中国生根以来,获得了快速发展,尤其是在电炉工艺普及化后,其在不锈钢生产领域的使用率一度接近60%

    国产镍生铁的规模化使用奠定了中国不锈钢成本优势,从而使得中国不锈钢供需格局从2010年前的净进口状态转为净出口状态。

    因此,2005年可称之为中国不锈钢行业的第一次革命年,镍生铁工艺的出现为中国不锈钢业的扩张插上了翅膀,突破这样蹒跚的格局,中国不锈钢业用了53年。

2、异军突起的一体化工艺

    无论是高炉一体化还是RKEF一体化工艺,其在2010年已经萌发,只是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成熟度及窄带领域的运用,因此,并未引发引发行业的关注。随着20126月份广青项目的正式投产将一体化工艺推向高潮,其带来的效应是对传统炼钢工艺的颠覆。这标志着不锈钢行业的技术革新不仅仅是从原料延伸至炼钢,而是将原料和炼钢相结合。在传统钢厂利润扁平化的情况下,RKEF一体化钢厂却是获利颇丰,利用成本抢占市场也就水到渠成,一时间减少自炼钢并外购一体化工艺坯料成为传统钢厂的共识。

    2012年形成的一体化风的影响下,业内纷纷效仿,2014年投产的新增332万吨产能为清一色的一体化工艺。

    当前,国内一体化产能已经占据国内不锈钢炼钢产能的40%左右,后续的北海诚德、德龙镍业等项目的投产后,其占比将进会进一步提升。

    尽管当前的低迷行情下一体化工艺也难以施展,甚至是受到了羁绊,但瑕不掩瑜,当前的困局是扭曲的供需关系(矿源的限制和不锈钢的供应过剩)所导致,供需关系一旦缓和后,一体化工艺依旧可以换发生机。

    一体化工艺的兴起是促使国内不锈钢产能扩张的主要动力,因此,将之称为不锈钢行业的第二次革命是实至名归。从第一次行业革命第二次行业革命过渡使用了7年。

3、价格战导火索的冷连轧工艺

    与一体化工艺类似,冷连轧工艺的兴起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2014年以前尽管已有冷连轧项目投产及具备投产能力,但未能形成多大反响,但进入2014年后随着肇庆宏旺冷连轧项目的逐渐放量,利用优势在华南市场引发了行业的关注,太钢冷连轧项目在2014年底的放量将冷连轧的概念引入到300系和400系领域,至此,行业已然切实感受到了冷连轧的存在。

    到了2015年,太钢冷连轧的持续放量,并配套仓库前移的操作模式,二季度宝钢德盛冷连轧产品大举压境,如此一来不锈钢冷轧领域全系列的冷连轧产品席卷而来,价格的节节下调,使得冷、热轧价差逐渐缩小,压延厂的生存空间首先受到冲击,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场战役势必要以改轧的退出洗牌为代价。

    从现有粗钢产量数据来看,2015年中国不锈钢产量较2014年持平或者微增的可能性极大,在产量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价格行情却是落差巨大,当然这是基于外部的经济、供需等环境的影响,但从不锈钢行业自身而言,其结构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同样的粗钢产量,但对于市场的感受却是不一样的,业内普遍感受的是资源量增了,而且是源源不断的增,这就是行业内部的结构调整所产生的误区,原本也是那么的产量,但相当部分是通过宽幅、窄带改轧厂去消化,这部分并未进入到流通环节,而当宽幅冷连轧放量后,巨大的产量对流通渠道的依赖感极强,价格的节节下调,带来改轧、正材同价,窄带和宽幅同价,这样就逼迫改轧厂减、停产,这样的挤压效应都通过流通渠道去体现,从而使得流通领域资源更加拥挤,由视觉上的变化带来的心理感受的变化最终触发价格的失守。

    冷连轧通过技术创新显然已经引领了冷轧价格走势,且随着后续相当部分的冷连轧的产能的投产势必会将这样的引领作用所强化。冷连轧技术的革新对行业的发展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 它改变了行业的生存法则,鉴于此,我们可以将其归结于行业的第三次革命,距离上一次行业革命3年。

    至此,行业围绕技术领域已经经历了三次革命,这三次革命的时间跨度上“53—7—3,可见技术革命的频率越发加快,这就是时代所赋予的节奏,迎合这样的节奏才能生存,反之就被淘汰。为了迎合这样的节奏,行业内的个体不是在转型就是在转型的路上。

二、技术革新成就了过去、痛定了当下

    技术的革新是推动中国不锈钢产能、产量快速扩张的重要基础,以技术、成本领先的优势去争夺行业的制空权是钢企所崇尚的,同时也是如此践行的。

    当前不锈钢行情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低迷,低价有利于刺激消费,而现实情况是不锈钢的产量增速已经放缓,甚至是止步不前,这就说明下下游行业需求的弹性空间已不大。产能扩张速度尽管放缓,但仍在扩张,而产量增速近乎止步,这将进一步拉低产能利用率,这也是当前中国不锈钢业的内伤所在,内伤的治愈若不依赖于外力则只能经历厮杀

    因此,技术革新成就了过去、痛定了当下。行业过去的野蛮生长就注定了行业当前的阵痛是无法逾越的,它必须经受 物竞天择的考验,而这个考验过程的长短却取决于外部干预因素的变化。

三、下一个的革新点在哪里

    中国不锈钢行业过往的技术革新涵盖了原料配比、炼钢、轧钢等重要环节,更新技术对应的是提高生产效率、压缩生产成本,其所产生的效益也是有目共睹的,那么技术的革新是就此成就巅峰还是仍有突破点?同时,突破点又能不能演变成革新点?对此我们以外行的身份提几点假设。

  1)是否可以避免连铸坯修磨及二次加热

    在炼钢连铸的过程中,能否讲连铸坯料在封闭的环境下进行铸坯,用真空环境或者是保护气体环境下避免表面氧化,或者是减轻氧化程度,将钢坯直接热送至轧机,从而避免钢坯冷却修磨的过程,同时也就避免了二次加热带来的能量损耗,进而提高热轧机的能力来配合炼钢的速率,平衡炼钢和轧钢的产能。

  2)能否越过热轧/冷轧环节

    按照业内较为领先的冷、热轧工艺来看,热连轧、冷连轧工艺是运用得较为广泛的,且热连轧的产能普遍是大于冷连轧的产能,如果将两者进行叠加,也就是说提高热连轧的精度或者是提高冷连轧的下压能力,通过单组连轧机组可以实现钢坯到冷轧的过程,从而省去其中一组连轧机的投资,如果有需要是否考虑在中退的过程中加入轧机使得钢带可以进一步减薄,在冷、热酸洗的切换上,是否可以采取左右或者是上下叠加的模式实现冷、热酸洗切换,当然,如果能实现单线酸洗,并能通过酸洗程度来控制表面光洁程度则更加经济。

    如果实现上述的设想,可能障碍会在于影响了炼钢及热轧产能的发挥,这个过程就需要平衡处理,但从投资和工艺成本来看,单吨成本下降千余元应当可行。诚然,这些仅仅是笔者作为生产外行的一个假设,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行业的的发展需要基于一个一个的假设再去创造,只有创造出颠覆行业的技术制高点才能甩开对手,以让人望尘莫及的技术优势去革行业的命是加速行业洗牌的捷径所在。

四、行业需要宋志平式的强势整合,再造一个世界500

    中国不锈钢业当前的问题的根结在于需求与产能不匹配,技术装备的升级使得产能得以迅速扩张,但外部的镍价政策因素的干扰又从原料根源上影响了国内技术优势的发挥。对内的需求不支撑,无序的竞争持续,对外的镍价频干扰,行业面临内忧外患,难道中国的不锈钢业真的没救了么?让其自生自灭?还是需要极力去探寻方向?那么它的出路又会在何方?

   1、产能输出对行业问题不能起到实质性的影响

    产能过剩是国内诸多行业的共性,鼓励过剩产能的对外输出成为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国内众多的钢铁、合金等企业已纷纷走出国门,而对应到中国的不锈钢产业来看,并非十分受用,既然是产能输出,就需要有此消彼长的关系,这在中国的镍铁行业是如此体现的,但在不锈钢业却表现为纯粹的增量,国内产能却未受影响。

    再者,从中国的不锈钢出口量及结构来看,2014年中国不锈钢出口量为385.1万吨,其中板卷292.3万吨、带材18.0万吨、型材、27.3万吨、管材47.5万吨,结合欧盟、台湾、韩国、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的对华不锈钢反倾销因素的影响,其中板卷出口量下降20%以上已无悬念,假设带材、型材、管材的出口量能够持稳延续,则后续的国内不锈钢出口量将在326.64万吨,这充其量是对应中国不锈钢厂1-2家的产能,更何况青山已经在印尼建设了不锈钢产能200万吨左右,且主要为板卷领域,剩下的126.64万吨的出口量里绝大的部分的份额在于型材、管材领域里,产品形态分散、出口目的地分散,这对国内的不锈钢产能转移又能有多大的贡献呢。在产能输出问题上还需考虑政治、人文、成本回收周期等因素,项目建成后还会面临与中国国内产品的竞争,与此同时,外部市场同样存在产能过剩问题。

  从根本上来说,中国不锈钢产能是内需导向型的,其产品的85%左右的比例是依赖内需进行消化,转移产能去发掘外部市场的难度显然更大,毕竟炼钢设备的搬迁和报废无异,钢企重新投资、重新开发市场在投入和产出之间容易受到迟疑。

   中国的不锈钢产能的对外转移是个长期性的问题,只有在外部产业格局所形成的成本优势大于国内的情况下才具备产能转移的可行性,而这显然需要相当长的过程,当中国的废钢供应体系完备后这些外部产能又将沦为累赘。因此,产能输出不能解决中国不锈钢产业的根本性问题。

2、强势整合,再造一个世界500

    中国的水泥行业自2003年后,依赖低成本、国产化NSP技术和装备获得了长足发展,产能也因此迅速扩张,产能从2003年的11.6亿吨至2008年已经扩张到20.3亿吨,至2008年产能利用率已下滑至73%左右,价格混战也随之爆发。(看到这里,我是否有感觉到这和当前的中国不锈钢行业是何等的相似)那么中国水泥行业是否就此沉沦了呢?事实情况是没有,尽管到了2014年中国水泥行业的产能达到34.2亿吨,但行业依旧能够实现800亿元的利润,相较于钢铁大中企业的利润304亿元,这样的结果已实属不易,那么其又是如何实现产能过剩与利润共现的局面的呢?答案就是大规模整合。